关注红广在线

微信
微博
Qzone

色彩的历史:10个永远改变颜色的瞬间

来源:艺术中国 原标题:色彩的历史:10个永远改变颜色的瞬间

      色彩的历史:10个永远改变颜色的瞬间红色的交通信号灯,蓝色的夏日天空——颜色一直在我们身边。这么多缤纷的颜色以至于我们常常会忘记它们。我们往往想不到颜色也具有历史,也想不到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颜色会与以前不同。但是颜色并非一直是今天我们所见的样子。

      No.1 吕舍尔(Max Lusher)

      你喜欢的颜色反应了你的性格吗?瑞士精神治疗师吕舍尔(Max Lusher)这么认为。他为公司打造了色彩测试来分辨求职者的性格(包括有利和不利两方面)。1971年这个测试在他的书中出版,以供那些想在自己公司尝试的人们使用。这个测试也成为了非常受欢迎的聚会游戏.

      测试中,参与者能看到8张不同颜色的卡片,然后要按照喜好顺序排放卡片。这个顺序包含了性格信息。这些颜色有蓝色,绿色,黄色,红色,紫色,褐色,黑色和灰色。其中蓝色代表冷静和温柔,黑色代表虚无,红色代表野心和性欲。

      No.2色光风琴(The Color Organ)

      如果你能听到颜色的声音会怎么样呢?当人的听觉,味觉,视觉掺杂在一起,即产生心理联感,就可以做到。他们能够看到鸟儿啁啾,能够尝到彩通翡翠绿的味道。然而大部分人都不能做到。

      但如果真有一种方法能把声音变成颜色呢?那就是色光风琴。它是一种像普通器官一样的乐器,用一定的颜色来对应钢琴的不同音调和音节。当音调增加,一种相应的颜色的灯光也会打开,提供一种有色音乐。

      20世纪初,作曲家亚历山大·斯克里亚宾(Alexander Scriabin)可能是色光风琴的最完美使用者,他写了一系列的曲子用色光风琴来演奏——包括交响乐《普罗米修斯——火的诗》(Prometheus: The Poem of Fire),可以在上面的剪辑视频中看到。

      No.3 彩色电影和照片

      回想一下《绿野仙踪》,电影的第一部分是多萝西(Dorothy)在堪萨斯的奇遇以及随之而来的龙卷风,还是黑白电影。然后她打开门,变成了彩色电影,奥兹仙境展现在荧幕上。这个瞬间是具有魔力的。现在来想象一下1939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,因为彩色制作成本太高,所以全部的照片、电影基本上都是黑白的。这个彩色的瞬间必然令当时的人们震惊,而且一定比现代特技更令人惊叹。

      彩色摄影技术于19世纪中期诞生在实验室中,但直到20世纪才能真正投入使用。这个过程很复杂,需要摄影师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技术逐渐简化,最终为拍照手机的出现铺平了道路,也许你口袋里现在就有一个呢。

      No.4 苯胺紫染料(Mauve)

      苯胺紫染料是第一个人工制作的燃料,像风暴一样快速风行世界。1856年,一个名为威廉·亨利·铂金(William Henry Perkin)的年轻化学家在制造一种人造奎宁水时不小心发现了它。苯胺紫很难定位。它有一点像紫色,但又不完全是。有一点像粉色,又不是太像。紫色和粉色,再染上一点灰色和蓝色,才是苯胺紫的颜色。Perkin的苯胺紫染料褪色很快,首次使人们对颜色有一个不断变化的看法。

      铂金把他的发现卖给了染料公司,在此后几十年间,苯胺紫纺织业盛行。由于这个颜色在时尚界风靡,19世纪90年代也被认为是“紫红色十年”(Mauve Decade)。铂金的发现也标志着我们对染色纺织品和颜色大体的看法大大变化。在苯胺紫染料未出现之前,染料一般都从原材料中提取,非常昂贵。由于Perkin的发现,颜色可以在实验室用化学方法生产,染料也迅速开始普及。

      No.5 潘通色卡

      当你在计算机上选择一种颜色然后发送到打印机上时,你怎么样保证打印出来的颜色就是你想要的颜色呢?这是不行的。但是,潘通色卡配色系统就是试图为彩印提供一个标准而创立的。

      潘通自称“色彩权威”,只要指定一种颜色作为年度颜色,这种颜色的产品就会席卷市场。2013年,年度颜色为翡翠绿(Pantone 17-5641),一种生动美丽的颜色。探戈橘 (Pantone 17-1463)、紫红玫瑰色(Pantone 17-2031)分别是2012年和2001年的年度颜色。潘通表示年度颜色的选择与世界整体氛围相符,例如,媒体公布翡翠绿作为年度颜色时阐述:“翡翠绿,一种充满活力,平衡,和谐,能提高洞察力,增强幸福感的翠绿色。”这当然是我们所有人都希望得到的(如果我们还没有得到的话)。

      No.6 胭脂红

      在发现新大陆之后,欧洲人开始着迷于异国情调。这种趋势最完美的体现就是对胭脂红的疯狂追求。一种亮红色燃料——胭脂红燃料开始风靡阿芝克特人和玛雅人中,被认为哥伦比亚初期的美洲珍贵的商品,也被蒙特苏马(Moctezuma)的仆人们当作贡品。生动美丽的胭脂红令西班牙殖民者们叹为观止。他们横穿大西洋,输送了大量的燃料回国,使其很快成为除了银之外的墨西哥第二大定价出口商品。

      这种染料来源于挤压胭脂虫——是的,胭脂红染料就是碾压的虫子尸体。直到19世界初期,在欧洲这种虫子都被以近乎疯狂的高价走私交易,甚至造假。胭脂红染料近期还出现在新闻中,星巴克的顾客抗议一些公司用胭脂虫制成的染料做红色饮料(也许这也说明了这些品牌不合理的高价)。

      No.7 企业色彩

      你可以拥有一种颜色。当然,不是你,而是一个法人(企业)可以。麦当劳、星巴克、可口可乐、盖璞都将自己的企业颜色用于商标和品牌中。麦当劳金色的拱形,星巴克的绿色,可口可乐的红色,盖璞的海军蓝只能被其代表公司使用。最初,这似乎听起来很荒唐。一个公司怎么能霸占一种颜色呢?然而,当你仔细想想,这也是有道理的。企业色彩与企业身份和经营策略紧密联系在一起——其他人凭什么能利用呢?这着实是一个完美的法律实践,而且与我们息息相关。

      此外,通过广告可以将企业与颜色维系在一起。“褐色能为你做什么?”代表着联合包裹的快递服务。同样地,PINK(粉色)也与一个比较昂贵的内衣品牌联系在一起了。

      No.8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(Ludwig Wittgenstein)

      那个似乎在你照片中毛骨悚然地凝视着我们的人是路德维希·维特根斯坦,一位奥地利籍的英国哲学家。他试图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用语言描述颜色的方式。他的《颜色评论》(1950 Remarks on Color)是对歌德(Goethe)错综复杂的《色彩论》2(Theory ofColors)的回应,堪称一部哲学的文字游戏。

      在《颜色评论》中,维特根斯坦力图阐明歌德的理论,主张通过语言文字游戏来理解颜色是如何运作的。他从理论上说明颜色涉及许多问题,难以归成一类。结果是一个困难且断断续续的工作,包括了许多令人头疼的问题。“为什么不能有透明的白色呢?”“为什么不存在泛红的绿色呢?”“白色是否是最浅的颜色?”

      这些问题本身就够奇怪的了,但是也许更奇怪的是它们之前从未被提出过。这些“颜色的问题”长久以来一直被人们忽视。目前还没有答案,也许因为这些问题没有真正的答案。对于维特根斯坦,对我们,仍是未解之谜。

      No.9约瑟夫·亚伯斯(Josef Albers)


      约瑟夫·亚伯斯(1888–1976)是一位德国设计师和教育家,他对一种颜色与另一种颜色之间的相互作用非常痴迷。他为他的学生设计实验,其中他们会买一大堆五颜六色的纸,这些纸剪裁之后再依次排列来达到他们的特殊目的,比如从浅到深排列颜色或者尝试只用两种颜色来造成距离上的错觉。

      亚伯斯开始认为实质上颜色并非一成不变的,而是基于个人感受和环境所改变的。1975年,他在自己的著作《色彩构成》(Interaction of Color)一书中公开发表这些实验和理论。这本书大概有一个手提箱大小,被公认为近代最有影响力的艺术书之一。近期,iPad上已经发布一个Interaction of Color 的app,将Josef的色彩理论运动于当代生活中。(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个app不在中国区提供的,和译者一样想下载这个app的筒子们只能“望洋兴叹”了。)

      No.10 色盘(The Urine Wheel)

      通常,尿液只有一种颜色,那就是黄色,至少我的是,我希望你也是。但是,有时候出于各种原因,这个颜色也会改变。

      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,医生认为病人的病可以通过将病人的尿液颜色和标准图对比,以此来确诊病因。他们也可能会尝一下(没错!)和闻一下尿液的味道来支持自己的结论。这个结果就表示成尿盘1,这就是今天的艺术教室中色盘的祖先。

      1、尿盘(urine wheel)在Ullrich Pinder1506年出版的《Epiphanie Medicorum》一书中首次提出,阐述了尿液可能的颜色,气味和味道,用以诊断疾病。(译者注)

      2、《颜色轮》本身也是一部杰出的作品,其中讨论了颜色阴影(colored shadow),即当一个人按压眼珠时看到的颜色)

文章原载于艺术中国 色彩的历史:10个永远改变颜色的瞬间 来源:前十网

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原文链接。

编辑:木樨

思维挑战

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,您对 很感兴趣。

用户名:

密码:

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?